文聯動態

舞躍華夏,美溢神州

[旅居海南文藝家]舞躍華夏,美溢神州

正是充滿活力的藝術;不斷進取的舞蹈,中國舞蹈希望無限!

  • 最新
  • 推薦

古典舞能否少點“失戀的古代小鮮肉”?

2017年11月16日 15:45  來源:中國藝術報 編輯/黎秀葵  點擊:10130  我有話說(0人參與)

第十一屆中國舞蹈“荷花獎”古典舞評獎收官

專家指出

古典舞能否少點

“失戀的古代小鮮肉”?

 

本屆‘荷花獎’評獎的成功并非出現多少非常精彩和不同的創作,而是從中很少看到炫技的心態,這種改變讓人看到一種潛在的覺醒,這是非常可貴的!”

 

“評委們在這次評獎的作品中看到了兩種東西,優秀的人文品格和浩然正氣的能量。編導們力求尋覓自己民族的故事和文化,每一個作品或多或少都在體現這種精神。”

 

日前,在第十一屆中國舞蹈“荷花獎”古典舞評獎收官后的作品點評會上,北京舞蹈學院副院長王偉和著名舞蹈編導劉江兩位評委此言對舞蹈界有別一種意義。

 

因為4年前的“荷花獎”古典舞評獎中,專家關于“個個‘6:20’卻滿場‘UFO’”的尖銳批評猶在耳畔。如今,那些把腿掰到時鐘的6:20狀態卻淪為思想蒼白的“不明飛行物”的舞者不見了,舞蹈人用4年時間,上交了一份全新的答卷。然而,在令人欣喜的成長背后,依然有“新患舊疾”困惑著舞蹈界。

 

接近中華民族最美好最深層的古典精神,才是古典舞創作應該有的

 

較于往屆,此次評獎作品“題材更豐富,立意更深遠”是專家評委給出的一致評價。作品既有取材于古代詩詞的《白頭吟》《蒹葭》《雁丘詞》,也有源自中國傳統文化元素創作的《拱卒》《南音舞韻》《心存漢闕》;既有傳達精忠報國情懷的《忠烈英魂》,也有展現旦角“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的《一戲·一生》;既有表達生態關懷的《心有翎惜》,也有展現正義降魔的《齊天大圣》……

 

左上:《蒹葭》北京舞蹈學院中國民族民間舞系

左下:《雁丘詞》北京舞蹈學院

右:《白頭吟》國防大學軍事文化學院

 

上:《拱卒》沈陽音樂學院舞蹈學院

中:《南音舞韻》福建華僑大學音樂舞蹈學院  王勝勝 攝

下:《心存漢闕》北京舞蹈學院   王勝勝  攝

 

左:《齊天大圣》西部戰區陸軍政治工作部戰旗文工團   王勝勝  攝

右上:《一戲·一生》上海歌舞院

右下:《忠烈英魂》河南歌舞演藝集團

 

“可是為什么有那么多‘失戀的古代小鮮肉’?”在首場評獎的嘉賓點評環節,國防大學軍事文化學院舞蹈系副教授韓謹的一句質疑,通過當晚網絡直播迅速成為線上線下熱議焦點。事實上,這一句調侃,雖不及12年前“荷花獎”古典舞評獎滿場“深宮怨婦”引發媒體詬病、專家拍案那么強烈,卻暴露了作品創作趨同化、模仿化等諸多問題。

 

在第一場評選的15個作品中,便出現了《紙扇書生》《墨蘭謠》《雁丘詞》三個持扇男子的形象,第二場中,又有了《問月》《月下獨酌》兩個“月下李白”。雖然這些作品中也不乏像《紙扇書生》《月下獨酌》這樣令評委拍手稱快的作品,但從題材、道具到人物的雷同讓人不免尷尬。

 

上:《紙扇書生》北京舞蹈學院中國古典舞系

下:《墨蘭謠》北京舞蹈學院中國古典舞系

 

上:《月下獨酌》北京舞蹈學院青年舞團

下:《問月》北京舞蹈學院

 

“創作的這種趨同化,是編導自己沒有突圍的意識,自己重復自己,別人再去重復,便出現了一種趨同的群體,這對于藝術創作是非常可怕的!”王偉直言不諱,“要不唯古、不仿古、不復古,我們一直在講傳統文化如何轉化其當代價值,這是一個重要的歷史延續課題,至今依然是個焦點問題。”王偉說。

 

或蒼勁雄渾,或飄逸雋秀,一群黑衣白衫男子水袖勁舞,似顏筋柳骨行云流水、如鐵畫銀鉤鳳舞龍飛,既淋漓盡致地展現了中國書法揮毫潑墨、力透紙背的氣韻,也散發出君子敬以直內、義以方外的豪情,天地人心盡于點畫筆墨之間;在靜若軀殼的三個象征祖先的“人偶”面前,白衣男子用肢體語言入木三分地刻畫了南唐李后主奢靡誤國亡國的追悔莫及,恰似“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那句絕命詩的意味深長。這是從30余個作品中脫穎而出、在此次評獎中分數居于前兩位的《墨舞流白》和《故國》兩個作品的精彩呈現。

 

 

《墨舞流白》北京舞蹈學院

 

 

《故國》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歌舞團

 

同樣是古典的形式語言和題材,同樣是靚男帥哥的男子舞,《墨舞流白》和《故國》傳遞的卻是中國文化含蓄雅致的氣質和文人執著耕耘的精神,以及諷諫勸誡的警示寓意,深刻厚重余味無窮。由此中國舞協主席馮雙白在點評中直呼,“古典舞作品中能不能少一點失戀的古代小鮮肉,少一點顧影自憐的古代小帥哥?帥則帥矣,鮮則鮮矣,流露出的悲悲切切、自怨自艾,遠非我們期待的催人奮進的浩然之氣。接近中華民族最美好最深層的古典精神,這才是古典舞創作應該有的。”

 

傳統如何與當下對接?此次評獎中,也出現了《守燈人》《心有翎惜》等探索現實題材的創作嘗試,但舞蹈語言以及表現手法貧弱使其表現不盡如人意,甚至陷入是否為當代舞的屬性爭議。“中國古典舞的手、眼、身、法、步和形、神、勁、律等各種技巧構建起來的一套語言體系和現實題材能否掛鉤?難道古典舞就無法貼近今天的人嗎?”馮雙白指出,這是上世紀80年代至今一直在討論也是古典舞向前發展中必須要解決的問題。

 

左:《心有翎惜》杭州歌劇舞劇院

右:《守燈人》新疆舞蹈家協會

 

不能停留在“你漂亮,我漂亮,你看我們多漂亮!”

 

再現敦煌飛天美輪美奐的《絲路天音》,盡顯女子嫵媚柔婉曼妙優雅的《共嬋娟》,表現三國時期吳地舞蹈遺韻風姿綽約的《白纻舞·在水一方》,展現雍容華貴富麗嬌艷佳人的《麗人行》,演繹微不足道卻勇往直前的《拱卒》,尋求禪宗文化安寧淡泊的《禪定》……“此次評獎中的許多群舞可圈可點!”基于編排方式、結構、層次,以及思想內蘊等方面的突破,王偉殊為肯定此次部分群舞創作拓展了古典舞的創作形式,這一評價也獲得諸多專家的認同。

 

左上:《絲路天音》武漢郵政藝術團

左下:《白纻舞 • 在水一方》 浙江音樂學院

右上:《共嬋娟》 廣西藝術學院舞蹈學院

右下:《禪定》上海戲劇學院舞蹈學院    王勝勝   攝

 

“敦煌飛天,守著這么好的歷史資源,為什么做不好?只有思想立意,不深入了解禪宗文化怎么能出精品?歸根結底是文化功底不夠。只有具備史學、文學、美學這三大功底我們才能突圍,只有擁有好的人文學養才能做好舞蹈實踐,才能擁有藝術視野與品格。”以《絲路天音》《禪定》為例,王偉表達惋惜和作為教育者的恨鐵不成鋼之情。

 

《麗人行》重慶歌舞團有限責任公司   王勝勝 攝

 

《麗人行》作為舞劇《杜甫》精彩片段已被公認為是群舞中的精品,而當其脫離戲劇語境獨立成篇時,其寓意的削減和思想的貧乏令其最多只能停留于藝術精湛與制作精良了。借此,馮雙白直指問題,“舞蹈界經常愿意做你漂亮,我漂亮,你看我們多漂亮!民間舞中隨便來一個花扇花帽,弄一個好看的裙子就漂亮起來。現在古典舞也開始出現這樣的漂亮趨勢。漂亮并沒有錯,但是今天的時代給創作者提出了更高的審美要求,人們不會滿足于形體外表的美,而是期待融入更深邃的思想和更豐富的內涵。只停留于漂亮,古典舞中蘊含的博大精深傳統文化精髓在哪里?”

 

在研討會上,中國舞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羅斌更是直指“病根”:“這幾十年來,我們研究的都是技術動作的那點規律性東西,細膩到連頭發絲的規律都在研究。但美學層面、哲學層面、動作語意學層面的研究,我們沒有上馬,也就沒有心得,沒有上升到形而上,而是對形而下的東西輕車熟路,那么所有的形象在我們的腦中就成了套路。如此怎么可能有個性?怎么可能有不同的創造?這是我們舞蹈教育、理論和實踐的大問題!”

 

以下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并不代表本站立場

請注意文明用語并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見解引起的法律責任。

網友姓名:    匿名   驗 證 碼:  看不清,換一張  
全部評論(0)
    回到頂部
    三昇体育骗钱 福彩15选5跨度走势 2019重庆时时彩玩法 网络游戏赛车 福彩3D近20期的开奖结果 江苏时时预测软件破解版 十五选五下期开奖预测 3d时时彩打票机 秒速时时赌博 时时计划群发 安徽扶贫app最新版 快乐时时彩正规吗 pk10在哪里玩正规 vr赛车开奖记录手机软件 河北快3开奖单 北京pc蛋蛋开奖号码 下载重庆时时彩手机app网投